Monday, April 18, 2011

漂泊人生


帶著無力的身軀坐在車裏,
按著手上的棉花,有一點血跡。
車子快速飛馳,我的眼淚很不爭氣地掉落。

你傳簡訊來説,我很討厭你吧。

我不説話,只是我累了。
我哭,是因爲一個跟我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那樣照顧我;
而我很在意的,卻偏偏把我傷害得那麽深。

我的心,幾乎瓦解了,又被我似萬能膠的逞強,
一次又一次地把它粘好起來。
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軀,越來越瘦小,
卻拼命啓動内心執意的力量,
把自己武裝起來。

那天媽媽說,
要照顧好身體,
身體髮膚,授之父母,
把身體弄壞了,就是不孝。

挂了電話,媽媽的叮嚀還在回蕩,
仿佛按到了我防不勝防的按鈕,
淚水又掉了。

不懂自己會在這個城市逗留多久。

我真的相信,
這一期的生命,歸屬漂泊。

3 comments:

Loreta said...

你妈竟然跟我妈又说一样的话

长老 said...

小如,要好好的。
然后 好好的唱歌给我听。

Xiu Hong said...

还好吗?

找一找回槟城的工作吧^^

33歲這年,我又辭職了

那天,我跟妳說,他不在我命格裡。 妳叫我看看就好,不要太迷信, 因為一旦相信了,想法就會被影響,不會去努力。 其實,我明年的命格剛好跑回本命宮, 是大展拳腳的時候。 可是,沒來得及等到明年, 我今天提出辭呈了。 他有點接受不了,問我想清楚了沒,...